雷电资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CF DNF 老司机
查看: 596|回复: 0

大学生当 “鞋贩子” 一个月到底能挣多少钱?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03

帖子

39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1
发表于 2020-9-28 15: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球鞋倒卖盈利捡漏群:327839651

加群链接:https://jq.qq.com/?_wv=1027&k=RNKl62fi


接下来正题开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就是如今的朋友圈里,似乎谁都能在里面做点生意。小到卖个水果面包,大到卖个汽车房子,可以说朋友圈的功能性被发挥至极致。在我们所关注的球鞋领域里,也有这么一批在朋友圈做生意的人,通常我们会称之为 “鞋贩子”。

自小编高中入球鞋坑以来,微信里加的 “鞋贩子” 就没少过。有意思的是,不论是在我高中时期还是大学时期还是现在已经是工作了三年的 “社会人”,这些朋友圈里的 “鞋贩子” 都有一个很统一的特征,那就是他们大部分都是大学在读的学生。所以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加入到了 “鞋贩子” 的行业?他们是如何开始踏入这个行业的?究竟大学生当 “鞋贩子” 一个月到底能挣多少钱?相信这些会成为很多人会好奇的问题,我也不例外。带着种种疑惑,我找到了朋友圈里的两位大学生 “鞋贩子”,想试试能不能在他们身上找到答案。

Irving,大一学生,就读于上海师范大学,正式当上 “鞋贩子” 差不多一年时间。小高,大四学生,就读于英国某大学,当 “鞋贩子” 得有个三四年了。其实他们俩算是我朋友圈里两个比较典型的大学生 “鞋贩子”,Irving 是刚刚摸到点门路,而小高早已是圈里小有名气的 “贩子大哥” 了。


1

当我找到他们并且说明自己的来意后,他们都很欣然的接受并开始了与我的对话。很快的,我向他们抛出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你真的喜欢球鞋吗?」

在很多人眼里,“鞋贩子” 是只会用球鞋来挣钱的一群人,根本没有所谓的对球鞋热爱。事实如此吗?

Irving 告诉我,他从小学时候开始喜欢篮球,所以也就顺理成章的喜欢上球鞋了。和很多人一样,球鞋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是 “奖品” 身份的存在,只有考好了爸妈才给买。Irving 说,当他抱着那双用 “第十名” 换来的勒布朗 12 圣诞节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可能要和球鞋发生更多的故事了。他说,虽然现在大部分的实战鞋都被他穿废、扔了或者挂咸鱼卖了,唯独这双勒布朗 12 圣诞节,就算积满了灰,也要留着。

小高回答我的时候,他把他的答案和我强调了得有五六遍。他说,我真的很喜欢球鞋。他告诉我,他从初中就喜欢球鞋,不过那时候家里条件有限,一学期最多一双。后来到了高三,家里条件好起来了,而且自己已经完全痴迷于篮球,所以一年下来他总共买个十多双、快二十双篮球鞋。现在这些鞋不是磨坏了就是开胶了,不过也是因为它们,才让自己和球鞋产生了更多的联系。然后他又说了一遍,我真的很喜欢球鞋。

2

从打球开始关注球鞋并且喜欢上球鞋,相信这些故事的开始和大多数朋友都大差不差。不过很多人喜欢就是喜欢了,始终在一个喜欢就买的阶段,而他们不一样,他们不只是买鞋,他们还开始了卖鞋。「我问他们,第一次卖球鞋是什么时候?」

Irving 第一次卖鞋是在高一。那时候他进到了 Nike 员工店,发现欧文 3 和 Air Jordan 4 摩托全码在货架摆着,然后他对比了淘宝价格感觉差价可观,于是就买了些回去。他说,那是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卖鞋可以挣钱,不过当时并没有想当 “鞋贩子” 的心,更多的是 “玩票” 性质

小高说好像是在高三吧,他卖了一双自己中到的 Air Jordan 4 奥利奥,那是他第一次从球鞋上获利。

3

我接着问,「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想要去做 “鞋贩子” 的?」

Irving 说,当他发现自己还不起钱信用卡的时候,他觉得是时候该自己做点事情了。于是他就打着做生意的幌子和家里人借了点钱当起了 “鞋贩子”。

小高的 “鞋贩子” 生涯和 YEEZY Boost 350 V2 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大一那年,他还在上海读书,YEEZY Boost 350 V2 首发配色正式发售了。由于稀少的货量,价格直接起飞,那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鞋子居然能那么挣钱。一年后他就去到英国留学了,说留学圈里攀比现象太严重了,大家都是穿着一身潮牌或者奢侈品品牌,而他的家里人一个月只给他一千磅的生活费,这些东西自然是消费不起的,于是他就有了自己挣钱的念头

小高卖的第一批货也是 YEEZY Boost 350 V2,就是那三双连着发的黑红、黑绿和黑棕。有意思的是,他一 “出道” 就是一个 “口贩子”,也就是自己不囤货的 “鞋贩子”。那时候他没有钱去囤货,也接触不到厉害的货源,所以就给别人当起了小弟。一个月时间下来,就算每双鞋他只有四五百块钱的利润,但那一整个月他赚钱快足足两万块钱。他发现自己原来还有这个特殊的本事,不过当小弟赚的还是太少,既然自己有这个本事为什么不自己囤鞋子卖呢?于是小高和家里人说了自己想要卖鞋的想法,家里人也同意了,给了他六万块钱让他试试看。

4

和他们聊到这里,两个大学生 “鞋贩子” 已经基本成形了。接着我问他们大家最关心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了,「你们作为大学生当 “鞋贩子” 一个月到底能挣多少钱?」

Irving 告诉我,倒卖球鞋运气和眼光一半一半。运气好再加看的准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几万块。但其实在这个圈子里自己买鞋的开销也是巨大的,毕竟他也是一个喜欢球鞋的人,看到什么好看的鞋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要不留一双自穿吧”,所以说他卖球鞋也有 “以贩养吸” 的感觉在其中。

“以贩养吸” 也是小高和我提到的一个词。小高告诉我,他目前靠倒卖球鞋一个月稳定收入在四五万,生意好的时候有个六七万,最多的一个月将近有十万块钱。这十万块钱来自于 “The Ten” 的第一波发售,他前前后后卖了得有六七十双。我问他,这六七十双从哪来?他说全是他自己一双一双收回来的。那时候只要有 “The Ten” 的鞋发售,他就会一大早起来带着行李箱跑去伦敦收鞋,收完回来第二天再去,然后再回再去再回再去。我接着问他,那赚的钱都用来干嘛了?他说,他最开始赚到钱的时候全用来买自己那时候没能买得起的球鞋了,帮自己圆梦。现在挣得多了,会把钱再投入进去把生意做大。他说,现在自己在国内外已经有了百万库存。

5

作为消费者,我始终无法理解究竟现在到底是什么人在买鞋,但我想他们一定比我更清楚。「于是,我就问他们,他们主要的接触的消费者人群是什么。」

Irving 的主要客户群体还是和他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打球认识的会买实战鞋,一起出去玩的、蹦迪的朋友更多的会选择一些爆款鞋。他告诉我,在自己卖鞋之后才知道女孩子们的消费能力有多可怕。他说,小姐姐们买鞋非常迅速,只要鞋子好看,价格什么的都不太关心的,这其实也诠释了为什么现在球鞋市场普遍女鞋比男鞋贵的原因。他说自己偶尔也会有留学生消费者,他发现留学生他们一般是不太买 Jordan 和Nike,YEEZY 会相对而言好卖,这似乎也呼应了小高的倒鞋就是从 YEEZY 开始的。

在这个方面,小高和 Irving 就有了很多的不同,因为小高不仅卖球鞋,他还接各种奢侈品代购。所以他的顾客没有一个固定的人群,各个阶层的都会有。

6

聊了那么多关于 “鞋贩子” 的东西,我们也不能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大学生。既然是学生,我们势必离不开学业的问题。「我冷不丁的给他俩放了记冷枪,我问到,你俩成绩咋样啊?」

Irving 说自己成绩一般般,小高说自己中等偏上。

7

「那你俩觉得卖鞋会影响自己的学业吗?」

他们都回答我,会的。

Irving 说很多个晚上自己都要算账,国外有折扣了自己也要马上下单跟上。因为时差原因,自己的夜晚会变得很忙碌,所以学习的精力就会变少。他说他在尽量在学习和工作之间寻找一种平衡,希望有一天自己学习搞好了还把钱赚到了。

小高说他自己不是一个能够一心二用的人,卖鞋和学习不能同时进行,所以当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把另外一件事情舍弃掉。他说,他最近在准备毕业的东西,所以在疯狂刷题。我点开他的朋友圈,发现他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卖货了。不过他也说了,当他一趟一趟往返于伦敦的时候,学习的事情也会被他扔到脑后。

8

关于 “大学生” 身份,我们该知道的应该差不多了,那么我们聊回 “鞋贩子” 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大家对 “鞋贩子” 总是报以一种看不起甚至辱骂的态度,大家总觉得球鞋市场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有这帮 “鞋贩子” 的存在。其实我在很多我的专题中提到过一个观点,其实 “鞋贩子” 于球鞋文化也是重要的一环。每当我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总有读者朋友会回复我 “为什么这么说?小编你自己就是个 ‘狗贩子’ 吧?这都能洗?”这类的评论。其实我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始终认为,炒卖的市场行为才铸就了二级球鞋市场,也让球鞋文化不断发展和前进。「那么他们两位作为真实的 “鞋贩子”,当他们面对这些负面的评论时,他们又有怎样的想法?」

Irving 表示,自己理解大家对这个职业的偏见,但他觉得这个职业存在是有他必然性的。现在太多人抢到鞋了当贩子,抢不到鞋骂贩子,这让他也觉得很可笑。限量球鞋市场价的涨跌是由市场消化力来决定的,不是贩子砸钱屯就有用的。卖不出去的鞋,他价格再高有什么用呢?普货大家在专卖店原价买也可以,你要想便宜点买到,不就需要他们这些能够开折扣的 “鞋贩子” 卖给你了吗?有需要就有市场,插队、走后门、用 Bot 也没什么,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他说他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买高价鞋也心痛也骂娘,但是没办法有谁可以出来改变这个规则

小高说他太习惯被不理解了,他也再次提到了 “双标” 这件事。有一次他在闲鱼收鞋,上面标注了 “鞋贩子勿扰” 几个字。当时他就纳闷了,怎么 “鞋贩子” 不是人?要被这样区别对待?那你把自己中签的球鞋放到闲鱼上卖,也没看你原价出啊,你不也是个 “鞋贩子” 吗?刚开始自己脾气不好,每次因为自己 “鞋贩子” 的身份被别人说的时候自己总要怼回去。后来他就想明白了,不和这种人计较太多,毕竟当这种人做出这种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已经不和自己在一个层次上了,没必要多说一句。

9

俗话说 “干一行爱一行”,既然已经走上了球鞋倒卖这条路也得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说到目标,他俩的回答居然有那么几分相似。」

Irving 说想给自己买辆斯巴鲁 BRZ小高说首先实现经济全独立(三年国外求学一直是经济半独立,家里出学费,其他生活费用一概自己解决),然后是经济自由,最后是给自己买辆路虎。果然啊,男孩子们对汽车的追求是从小时候到老的。

10

Irving 才刚刚上大学,而小高已经是一个快要毕业的人。「对于这个职业的未来期许,他们会有相似点吗?」

Irving 说会把 “鞋贩子” 干到自己毕业,毕业之后会为了其他人生目标而努力。毕竟球鞋这东西他也不会喜欢一辈子,等不喜欢了再不做,到时候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啥了。

小高说等自己毕业了,不论是留英还是回国都会继续做下去。不仅仅是这个工作能够给他带来收入,更重要的是,“鞋贩子” 已经成为了他的身份标识。他说,他的微信里躺着三四千人,很多都是他的顾客,现在也都成为了朋友。如果他不做了,以后大家想买又快又稳的球鞋的时候还是会来问我。如果他不做了,这朋友圈里的三四千人也会觉得可惜吧。

11

大学生做 “鞋贩子” 已经不是个例了,而且在鞋市越来越走俏的时候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想加入到这个行列里。「不知道他们对那些想要掺一脚的大学生朋友们说些什么。」

Irving 希望真正爱球鞋的大学生,还是不要去做 “鞋贩子” 了。这个圈子里年龄层次不齐,人的修养和层次也是不均匀的,搞不好栽了个头。又或者让你侥幸大赚一笔,你却误以为这就是规律,带来的巨大损失,苦的都是你的家人啊。

有意思的是,小高的想法和 Irving 截然相反。他说,做自己想做的事,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关键看你怎么做。当 “鞋贩子” 做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见钱眼开,其次就是要有自己的销售思路,最后要记住的一点就是:吃亏是福。

12

「最后,我问他们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还会选择做一个 “鞋贩子” 吗?」

Irving 和小高都说:会。

但 Irving 又说,如果有机会,他更加倾向去做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球鞋媒体,把好的球鞋和故事分享给更多爱他的人,把 Sneaker 和街头文化传播给更多的年轻人。

小高又和我说了一遍开始时的那句话:我真的很喜欢球鞋。他说,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发现他挺适合做个 “鞋贩子” 的,而且 “鞋贩子” 这个身份也让他学到了很多。所以,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一个 “鞋贩子”,但绝对不会犯那么多错了。

我说,现在你当然这么说啦,不过没有这些错误,也不会有今天的你啊。

他说,也是。

qrcode_160127685402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